2021年江苏省研究生教育哲学暑期学校简报No.8|授课教师讲座第10场

时间:2021-07-19浏览:10设置

716日上午,由江苏师范大学承办的2021年江苏省研究生“教育哲学”暑期学校,在江苏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106报告厅持续进行。授课教师为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浙江大学博士生导师林志猛教授。

主讲人简介

浙江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导、古典文明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主要研究古希腊哲学、法哲学、政治哲学,哈佛大学希腊研究中心访问学者,在伦敦大学学院希腊语与拉丁语系从事过博士后研究。已出版专著《柏拉<法义>研究、翻译和笺注》(2019,三卷本)、 《立法哲人的虔敬》(2015)、《柏拉<米诺斯>/疏》(2010)及编译著等8部,在A&HCI等期刊发表论文数十篇,主编《古典学研究辑刊》等,主持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等10余项课题。

 

授课教师讲座第十场

林志猛:柏拉图的灵魂学与德性教育


讲座开始前,江苏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高伟院长简要地介绍了林志猛教授。高院长表示,林教授是做古典领域里最年轻的学者之一,也是柏拉图研究领域里最好的学者之一。林教授对于西方古典学有自己非常独特的理解,特别是对于柏拉图的研究。柏拉图是中国哲学界所关注的古希腊哲学当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又是与教育研究靠的最近的教育家之一。因为当我们今天在梳理教育与哲学关系的时候,我们会说教育就是哲学,哲学就是教育,而这句话最早的出处就是来自于柏拉图柏拉图说,教育在最高意义上就是哲学。所以哲学研究本身具有一种教化的或者是教育的功能。今天林教授所讲的“柏拉图的灵魂学说与德行教育”,是一个非常核心的教育哲学问题,这也是我们学院有史以来第一次即使不是“绝后”但也一定是“空前”的和古典学研究建立起来了的相互联系。

讲座概要

林教授首先探讨柏拉图对教育目的的独特理解。教育不仅在于造就完美的公民,而且在于培育完美的人;教育的重点并非职业教育,而是德性教育;最高的教育还包含对王者、立法者本身的教育。教育的核心乃是正确的教养,要尽可能把孩子的灵魂从爱玩游戏引领到他必须做的事情上,以使他在职业德性上成为完美之人。教育不仅旨在提供某种职业技能,更重要的是指引人的灵魂,为爱欲和快乐正确把舵。教育旨在让人变得德行完美,出类拔萃。职业德性与灵魂德性应恰切地结合起来。

其次,林教授分析了诗人的教育与哲人的德性教育柏拉图批判诗人的教育主要是因为:诗人并不认识事物的本质,对人的自然本性和最重要的人类事物没有整全的知识;诗人模仿幻像,却与真实隔了三层,远离了真理。用这种诗人的诗作来教育后代和城邦的护卫者,会培养起邪恶的心灵。真正的立法者能模仿最好的生活方式,构建体现最佳政制的“最真的悲剧”。立法者应说服或强迫诗人正确作诗,表现德性完满之人和恰当的快乐。质言之,真正的教育是德性教育,旨在培育完美公民,对德性优异产生内在的渴望和热爱,并让理智支配受教者的灵魂。德性教育还能让人懂得如何依正义行统治和被统治,导向节制的政制。林教授认为,教育不能仅仅局限在课堂上,而是渗透到方方面面。应从更深的层面去理解各式各样的教育的现象,作出恰切的解释,有力的引导。

第三,林教授谈到作为柏拉图教育基础的灵魂学。柏拉图用将人的灵魂分为三部分:理性、血气和欲望。这三个部分都具有两面性,尤其是血气的性质非常含糊。理性是灵魂进行思维的部分,能为整个灵魂提供先见,支配血气和欲望。但理性走向极端会产生思想的自负和启蒙的狂热。血气具有含混性,会使道德义愤从正当转为不正当。血气与愤怒尤其相关,通常表现为对正义的热忱,或道德义愤。血气涉及克服障碍、获得胜利的欲望,以及对所有物的热爱,是虔敬的根源。血气跟非理性、有缺陷的诗文、自然哲学相结合,会分别导致犯罪行为、对正义的嘲讽和思想的不节制。欲望也存在高低,具有必要、不必要和非法的欲望,最高的欲望是对哲学(智慧)的爱欲。

正是基于这种灵魂学,林教授认为,柏拉图阐述了其德性教育思想,尤其是勇敢、节制和正义德性的教育第一种,勇敢德性的教育。城邦护卫者的教育首先涉及的是勇敢德性,以培养护卫者形成高贵的血气。勇敢不仅仅在于征服痛苦和恐惧,而且还需抑制快乐和欲望,亦即包含节制德性。这种勇敢者就不只是尚武之人,他还要能正确对待快乐与欲望。第二种,节制的培育节制与勇敢、智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存在于城邦的某一部分,而是分布于城邦的各个阶层,使城邦高低上下融为一体。为了培养人形成良好的德性,最初的教育应训练人从小养成恰切的苦乐感和节制的习性,从而形成和谐的灵魂。存在三种节制:欲望的节制、政治的节制和思想的节制。第三种,正义的培育。柏拉图的《理想国》中提到,真正的正义应是自然正义,不仅要依据人的自然本性分配对其灵魂好的东西,而且要处理好整个政治共同体的利益。柏拉图将正义类比于技艺,并上升到最精确的技艺和自然正义。柏拉图提出自然正义,并非要完全否决习俗正义,而是为避免政治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

最后,林教授表明,柏拉图的教育旨在促使灵魂转向。柏拉图将人的自然本性比作洞穴状态:教育与缺乏教育。从洞穴上升与下降到是教育的两个方面:受教与施教,施教是调和理论与实践的活动,它结合了哲人与政治人的活动。教育是非凡的实践活动,与政治密切相关。教育公民接受调解并遵循解决纠纷的程序,比旨在惩罚的法律更重要,政治问题就是教育问题。教育并非直接把知识灌输到缺乏知识的灵魂中。教育要促使灵魂发生转向,从意见世界上升到善的理念,看清事物的原型。哲人对立法者和王者的教育是最高类型的教育。


讨论交流环节

江苏师范大学韦永琼老师问道:林老师,您好!很荣幸能来我院讲学,感谢您的到来!有一个小问题想请教下,您今天的讲座主要谈到的是节制和勇敢,您能结合我们当下社会的“内卷”和“躺平”现象,谈谈如何做到柏拉图所讲的节制和勇敢吗?

林教授回应:“躺平”现象是最近备受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如果从古典哲学的视角来看,会涉及到对人的心性或内在潜力如何看待的问题。人之所以会“躺平”或消极地处理问题,恰恰是因为对自己真正的兴趣和潜力没有比较深刻的认识。我认为,如果要摆脱这种现象,应从读书期间起,就要去建立起自己对工作和职业或者事物的兴趣和热情,并且这也是教育制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任何一个年代都存在竞争,因此,培养起自己强健的灵魂很重要。

江苏师范大学金楠同学问道:林老师您好!您刚刚在最后讨论了正义的难题和悖论的问题,这使我想起了刘小枫老师《沉重的肉身》刘小枫著. 沉重的肉身 现代性伦理的叙事纬语[M]. 北京:华夏出版社, 2004/2020.中对现代自由伦理的困境和难题的论述。对于现代人来说,伦理行为变得艰难,首先不是因为社会的道德观念秩序混乱,何为善、恶已经没有了社会共识,人们难以找到可以遵循的道德品质,而是虽然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诚实、什么是信任,却不能在实际中做到。自由伦理的艰难表现为个体的道德能力的软弱,有心愿、甚至有意志向善,却没有力行为善。请问老师,古典学和古典政治哲学对现代伦理困境和难题的解决有什么理论启示呢?

林教授回应:柏拉图在《理想国》也提到,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但相应的也要承担选择这种生活方式所带来的问题和负担。自由伦理更多的侧重强调每个人都有充分的自由来选择自己想要过的生活。现在对于自由伦理的理解,会把自由等同于德性本身。但是从古典哲人的角度来看,自由并不等于德性。一个自由的人不代表是一个好人。我们应有对人的更高的要求,努力去成为一个健全的人,或者说一个精神上、灵魂上都具有力量的人。从柏拉图的角度来看,只有拥有了对人和政治比较深刻的认识,从多个方面去思索人世的复杂性,才有能力去做出更好地选择。

广州大学的陶燕琴同学(线上)问道:“勇敢”这种德性包含“节制”这种德性,不同德性之间有什么区别与联系?尤其是有些学者提出一阶德性、二阶德性,这是否意味着不同德性有着高低之分?

林教授回应:柏拉图对于德性有作区分。勇敢在《法义》里属于最低的德性,但是在《理想国》则是把它放在第二位。那么问题来了,德性有一个高低的排序,但为什么不同的对话有不同的排序呢?从柏拉图的不同对话篇章内容来看,我们可知勇敢、节制、正义最终都会与智慧有关,或者说和所谓的什么是最重要的人类事物的知识有关。这个知识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知识,而是涉及到什么是最好的生活方式、政治制度、法律制度这一类型的知识。德性为何要区分多样性呢?主要是因为人的灵魂类型存在着差异也会产生着不同的生活方式的选择。一方面常人与非常人的德性需要存在统一性,但又要有所划分。另一方面要教育不同类型的人去追寻自己的德性。但不可过度分离,过度分离就会导致差异化、阶级化。至于你提到的“勇敢”,确实存在不同人的勇敢,但又要在划分的同时有所统一,这也是柏拉图的作品所体现的复杂性。

云南大学的李鑫丹同学(线上)问道:教育不仅在于提供某种职业技能,更重要的是指引人的灵魂,将职业德性与灵魂德性相结合,但是当前我国职业院校学生更倾向于职业技能的教育,道德教育往往被缺失,更多的出现了一些道德负面问题,请问林老师认为在职业院校如何将技能教育和道德教育有机结合,培养具有工匠精神的大国工匠?

林教授回应:确实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现代的职业教育可能更侧重强调技能和专业技术的培养,对人的德性或道德伦理的教育不够充足。那么如何去改变这种现象呢?我认为应该更多的去阅读一些经典作品、多读一些具有精神涵养的书籍,教育的德性和道德伦理问题,不仅仅是课堂上的教育,而且会伴随人的一生,只有通过更深刻通透的去理解人本身和世界本身,你才有办法去面对这些很复杂的情况和局面,才能使自己的精神世界变得更加丰富。

江苏师范大学朱玉山老师问道林老师您好,今天您给我们介绍了柏拉图的《理想国》,它是一部教育学著作,也是一部哲学著作,同时还是一部政治学著作。它包含了很多的智慧,以至于在西方进行文艺复兴的时候,他们都回到古希腊时期去进行一些文化、艺术和科学的思想复兴。回到我们中国来讲,我们现在也在追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是否也要进行一场文艺复兴运动,回到我们老祖先那里找找我们先哲们的智慧呢?其实,孔子时期也是有政治智慧的,比如孔子讲“仁政,所以想请问柏拉图讲的德政和孔子讲的仁政之间是什么一种关系?另外,最后您讲到立法者是基于德性的立法,这就谈到德与法的关系。因此想请您谈一谈依法治国、以德治国和以礼治国这些概念中法、德和礼之间的关系。谢谢!

林教授回应:柏拉图跟孔子的生活年代是很接近的,只相差100年,因而柏拉图和孔子的作品其实有很多接近之处。中国传统和西方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强调统治者的品质---统治者应是一个有教养、有德性的人。孔子也会谈到勇敢的相关性问题,所以关于德政和仁政这两者之间我认为是有相通之处的。中国传统强调制礼作乐,礼具有分殊的作用,使人伦和制度获得内在秩序,但乐又有调和各种差异、使不同阶层共处和谐的作用。礼作为不成文法,有其独特的协调功能。柏拉图同样强调不成文法和法律序曲的劝导意义,礼法更侧重的是教育而非惩罚。在此意义上,中西的礼、法、德有一致性。当然,两者的言说方式存在差异。

讲座结束,高伟院长进行简要总结和点评高院长表示,今天的讲座主要涉及到柏拉图的教育哲学林教授对于灵魂学的解读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启发。从今天上午林教授的讲述中可以感受到做古典学研究的几个非常重要的价值。首先古典学并非是在故纸堆里著书,古典学实际是引领我们灵魂的攀爬,让我们去注目理性、智慧这些灵魂当中最高贵最完善的东西。其次古典学研究者应用一种古典的智慧关照我们当今的生活,古典要对当今生活有所作为,比如说去处理家庭生活问题、社会问题。再次关于灵魂学的研究使我们心胸变得更加开阔,古典学的研究能够让我们和最高贵的灵魂进行对话我们能够把这样一种最高贵的灵魂,把有智慧的东西延续下去,保留一丝血脉,这也是古典学所带来的东西,这些都是从今天林教授的讲座中可以能够感受和体会到的。


林志猛教授论著拓展阅读


[1] 专著《柏拉<法义>研究、翻译和笺注》(三卷本,汉语学界首部古希腊经典英德法文集注及研究),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

[2] 专著《立法哲人的虔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

[3] 编译著《立法与德性》.北京:华夏出版社,2019.

[4] 编著《<论语>的死生与教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21

[5] 林志猛.诗艺与德性——柏拉图评析古希腊诗人[J].文艺理论研究,2019,39(01):124-130.

[6] 林志猛.柏拉图论习俗正义与自然正义[J].浙江学刊,2018(06):124-130.

[7] 林志猛.柏拉图论立法的目的及其哲学基础[J].世界哲学, 2019(01):71-79.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铜山新区上海路101号 邮编:221116 电话:0516-83536226 电子信箱:Edu@jsnu.edu.cn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教育科学学院 教师教育学院